毕业旅行和校外教学对很多人来说是童年和青春期的美好回忆,在增广见闻的同时,也能够和同学谈天说地一整天,享受同侪友伴的欢乐。台湾目前约有11万5千多名身心障碍学生,其中有10万多名学生就读于一般学校,他们不一定能像同校的其他同学一样,参与学校所举办的校外教学和毕业旅行。残障联盟呼吁,各级学校在进行校外教学或毕业旅行的行程的规划、交通工具的选择、支持人力的安排等,应思考让身心障碍学生也能尽情的经历这些多数人的共同经验。

11日新头壳「一个不能少」节目邀请到身心障碍家庭的学生和家长,一起来谈他们或他们的小孩从小参与校外教学和毕业旅行的经验。

从小使用轮椅的陈秋慧说,国小、国中、高中的毕业旅行她都有参加,但国小和国中都是妈妈陪同,上下游览车都是由妈妈抱上车、同学协助搬动手推轮椅。不过身心障碍者家长刘俊麟表示,使用轮椅的儿子很排斥在同学面前被家长抱,学校在承租游览车时选择了有升降设备的车辆,因此儿子可以顺利的上下游览车,在车上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同乐。

同样是使用轮椅的学生,周淑菁的女儿想参加校外教学可是费尽一番功夫。周淑菁说,学校一开始不知道有升降设备的游览车,因此订了复康巴士让女儿搭乘,但周淑菁认为这样的出游方式就像家庭旅游,而不像和同侪一起校外教学,于是她自己寻找有升降车型的游览车公司、协助接洽、租车,让女儿可以和同学一起搭车出游。后来学校每次办理校外教学时,都会考虑到交通工具的需要,而在景点的选择上也会考量无障碍规划是否周全,让使用轮椅的同学也能平等的参与校外教学。

刘俊麟指出,他愿意陪同儿子一起参加毕业旅行,主要考量到儿子在沐浴、更衣上需要人力协助,但同行的同学们平时没有协助儿子的经验,在毕业旅行途中贸然请同学协助担心彼此的安全。他表示,他最期待的是未来台湾的个人助理制度可以发展的更健全,毕业旅行或校外教学时就可以由受过训练的个人助理提供协助,为人父母的他也可以真正放手了。

残障联盟秘书长王幼玲表示,由学校所举办的校外教学是教育的一环,不论特殊学校或一般学校,校方都有义务提供身心障碍学生平等参与的机会,而不是一再的把责任推给学生和家长。